樱曲爰

是过激厨

  【终焉的大地的终末

  残存下的孩子们

  牵起彼此小小且柔弱的手

  健壮的时候也好

  病弱的时候也罢

 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

 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】

  这个世界,死去了多少人?又有多少人苟延残喘的活着?无法统计的数字,在我们头上打了个“?”,如清晨的白雾,轻轻柔柔地抚摸,看不清每个人的脸,也不知他是否死去。

  太阳被乌云遮盖,失去了赖以生存光,环境也开始出现问题,湖泊慢慢枯竭,树木枯萎,失了色彩,留下令人心情沉重的黑白灰,大地失去最爱它的子民,开始出现土裂,一寸一寸往更深处延伸——那裂痕就像是被魔女的咒术,一条条组合起来,把地球包住无处可逃。

  [我走过我们人生的一半旅程,

  却又步入一片幽暗的森林

  这是因为我迷失了正确的路径]

  面对着未知的未来,在这绝望的地狱中挣扎,为了活下去拼尽全力,哭喊、哀求着向那下达神谕的神明伸出手,拯救无处可逃的人类。

  渴求着那高高在上的神明能够重新注视人类的存在,却不知神爱世人是神明说出的最大谎言,而人类表现出来的欲,也被神明认为是重罪——不然那几千年前的洪水为何会出现?

  [恶魔还会用灵魂交易来帮助人类实现愿望,天使却只会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人类,然后放下压倒人类的最后一根稻草——这是神给予你们的考验,你们要自己努力渡过难关。]

  生存?发展?享受?人类的三大欲望都被恶劣环境、被神明一一剥夺了,那悬挂在天空、在头顶上空的塔,是通往神明所在地的阶梯,也是顶在我们头上的利剑,不知什么时候,那根吊着塔的线就会断掉向我们落下,将我们卷入泥土之中,压在地底,在母亲怀抱里陷入永眠。

  [明明知道那是通往神明的阶梯,却无法靠近。]

  已经有许多人离开了,在不知不觉中,在这个连时间都混乱的世界,曾经追着我们『怪盗』跑的警部,到了哪里去?其他的、熟悉的人去哪里了?慢慢的腐烂,在这个灰暗的世界,无法暂停的时间就这么包围住了我们,连逃避都无法做到。

  好在身边还有伙伴在,还能够相聚在飞艇上,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去,大家都在这里度过快乐的时光,刻意营造出乐园——在种植了苹果树后就更像了。

  [在乐园中应没有泪水,因为这样才是乐园啊,哪怕是知道的,那乐园的真实是。]

  如果能一直这样“在一起”就好了,大家一起走向名为死亡的终点,所有人都在的话,就不会害怕,人类是只要有人支持着,就能够发挥出最好的状态,绝对不会让对方独自一人逝去,独自一人是寂寞的。

  我有那么一瞬间天真的想着,在那个灰暗世界被保护得太好了,不切实际的幻想着,和大家一起度过这次难关,迎来的美好生活,将这个未来打造成过去的样子,让荒凉的天空放晴,让枯萎的树木和花恢复生命,让大地重新长出绿草,让所有都回到从前。

  明明知道那高高在上的神明注视着我们,寻找着罪孽深重之人,却依旧紧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松开,很长一段时间忘记它们会下达神罚,在那天空之上降下。

  【对那些自以为

  智力超人的愚蠢羊群

  下赐了来自神明的惩罚

  守护即将支离破碎的世界的爱之塔中

  世界的寿命灯火闪烁

  天国的使者们

  造访了年轻人的船艇

  带着预言的吉报

  声望显赫的【下一个弥赛亚】的神谕

  降临到了自由自在的怪盗joker身上】

  或许是那不切实际的幻想,在某天引来了神明的注意吧?

  伴随着天使出场的神圣特效光芒,在那一天,我看到了被世人歌颂着的六翼天使,突兀的降临在我们面前,落在了Joker桑的飞艇上。

  雪白色的羽毛在半空中轻飘飘地落下,印着光非常的……非常的漂亮美丽,越美丽越致命,这是自然界的法则。

  它面无表情俯视着我们,带来神明的话语:世界的灯火即将熄灭,到那时所有的人都会消失不见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躲过这天灾,连动物和植物也会一起走向毁灭,为了守护世界,点燃世界的灯火,被神选中的弥赛亚必须要前往爱之塔,将那世界的烛火点燃。

  对那燃烧着的世界灯火述说自己的愿望,哪怕述说的愿望是‘让世界恢复到原来的样子’也可以,神明或许会心软实现。

  反常的天气,无法正常食用的食物,黄色的沙子扬起,遮挡视线带走希望的绿色,呼吸渐渐困难,这一切都能得到改善——多美好的情报,能够想象得到的美好结局。

  明明是带来希望的神谕,却没有一个人感到高兴,我也是,没有办法笑出来,悲伤到泪水将大家的表情全部掩盖,所有的景色都染上了水雾,那一瞬间,我什么都没法看清。

  在那之后,大家都变得奇怪起来,虚伪的乐园被神谕破坏了,在Joker看不见的地方,露出悲伤的表情,偶尔还会在隔音室里争执不休,弄得身体和心灵疲惫不堪,精疲力竭。

  被哥哥紧紧捂住耳朵的我——只是这样怎么可能会听不到大家的争执声,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,蜷缩在他的怀里,拽紧了他的衣服,听着他对我说不止是‘一’的谎言,听着他剧烈跳动着的……心脏的声音,这是生命的声音,带给人诡异的安全感,

  “Rose,我会保护你的,别担心。”

  “咚咚——咚咚——”啊,哥哥说谎时的心跳声是这样的啊。

  【塔中被守护着的【祝福】

  九个尽皆 是仅仅赐予弥赛亚的【荣光】

  和你一起 我等也一同伫立于塔之上吧

  为了延续即将破灭的乐园的生命

  将祝福收入我手......内心如此高鸣

  为了收获荣光 拼命地......

  只要互相信赖的同伴在一起 互相扶持

  可怕的东西便 便不会存在】

  身为弥赛亚的joker,要前往那个悬挂在头顶的高塔上,带回神明给予他的九个祝福,这样这个灰暗的世界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,多美好的童话,就像小时候……透过橱窗看见颜色漂亮、闪闪发光的童话画本,里面所有故事都Happy End,是美好、柔软的甜蜜软糖。

  但这是现实,不是童话,知道真相的大家,都无法露出轻松的表情气氛沉重,这个时候就要庆幸大家的演技好,没有被joker注意到,不然就解释不清了。

  他不需要有任何改变,保持轻松的心情,就像是郊游一般,带上了他所需的物品,野营帐篷什么的就足够了。

  [我们在被神明放弃,也被人类……可怕的东西,应该要不存在才对。]

  坐在干裂的大地,背靠着已经枯萎的树干,仿佛一用力就会碎掉一样的脆弱。

  不知道从哪里传起的流言,前往爱之塔的我们一行人,被其他人当做了救命稻草,拼命催促着我们,不许我们停下脚步——明明所有人都有察觉到,一旦踏入爱之塔,就再也回不来。

  “没有喝的没有关系,快点拿到祝福拯救我们吧!”压力最大的年轻人发出哀嚎,承受着一整个家庭的负担让他们陷入崩溃,他们的话语无形推搡着我们,不管在哪里都无法好好休息,只能坐一会儿后,休息一下后,又开始前行。

  “求求你!快点前进,我的孩子……”已经穷到没有食物没有水的母亲,抱着变得干巴巴、呼吸微弱的孩子,哭泣着跪下祈求着。

  “我们已经没救了,弥赛亚不必浪费时间在我们身上……”在世界崩坏前就不是很有钱,生活艰难的人们,互相紧靠着帮扶着对方努力活下去,买不起纯净水,买不起食物,他们只能每天去偷去抢,才能勉强活下来。

  这些都是我在船艇上,永远都看不到的景象,和这些人的生活一对比,我们活得实在是太轻松了,这就是神明选中■■的理由吗?

  [我听到了神明大笑的声音,那是我听到的最冷的声音,只要回想起来就忍不住瑟瑟发抖。]

  【为了最初的祝福

  朝向生命打着旋的【华丽的波纹】的门

  伸出了手

  突然被一只大手握住 这个青年如此说道

  “有福同享嘛”

  于是弥赛亚被推到一边

  最初的祝福也被横刀夺走

  同伴之间 反目成仇】

  再漫长的旅行都会有尽头,再漫长的处刑其实也只是一瞬间,我们终于来到了寄存着祝福的爱之塔外,塔壁经过时间流逝已经变得破破烂烂,风吹日晒雨淋的痕迹异常明显,很久未看见的绿色藤蔓缠绕着爱之塔——天空和地上原来是会有这么大不同的啊。

  从推开塔自带的门里开始,我们就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,为了让弥赛亚顺利取到神明祝福,为了让弥赛亚活下去啊,为了让他在这个残忍的世界,在这个神明只是拿来消耗的时间里,活下去。

  第一个进入房间夺走祝福的,毫无疑问是阿八,知晓真相最温柔的他,握住了Joker的手,微笑着将无防备的Joker推出了门外,他的微笑让我想到他曾经跟我说过的一件事,不顾一切扑向joker,挡住了那颗致命的子弹,救下了Joker的生命——这次他也做出了同样的事情。

  仿佛没什么大不了的,在隔音室说出了那句轻飘飘地话语:Joker桑就拜托你们了!!!别看他那样,真的发生那种事的话,他一定会哭的——明明害怕得握拳的手都在微微颤抖,现在也是。

  “这是我的,Joker桑。”

  他用快要哭出来的恶人笑容说出这句话,在Joker颤抖的“阿八?”中,头也不回的关上【华丽的波纹】的大门,接受了来自神明的祝福。

  然后真的如他所预料的那样,Joker跪倒在门前,流下了不敢相信的泪水,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:“阿八!!!!!!!”

  指尖下的壁画,刻画着一个眼熟到不行的小人,追逐着我们的警部,不断地跟在大家身后“站住!!不要跑!”那么精神,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击到的他,现在却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,他视线的前方是通往第二层的道路。

  [早就疯掉了,这个世界。]

  【第二道门 血气红了眼的剑士

  将【炎之宴】开启了】

  像个大姐姐一样的queen桑,在隔音室里翻开记载爱之塔的科普书籍,面对众人的询问,这么说着:“第二祝福就给我吧。”

  这个祝福太适合她了,那门上的花纹,就是她本身给人的感觉,是会伤人的火焰,也是保护人的火焰,所以……在joker看不见的背后,queen桑迈步向前时,没有一个人去阻止她。

  在那第二道门前啊,Queen桑摇摇晃晃前进,紧握着自己的剑,只是一点点距离而已,只是短短几步路的距离,时间却变得异常漫长,明明我没有使用自己的力量暂停时间啊。

  终于接近了,背对着我们的queen桑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呢?将剑抵在joker的脖子上时想了些什么呢?最后凑近轻吻了一下joker后背时,是什么样的心情?不得而知。

  看得非常清楚,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,将剑尖刺入了joker的身体,阴沉着脸对即将打开第二道门的Joker说着“这可是属于我的东西!”然后一脚将joker从门里踢了出来,头也不回的关上了第二道门。

  我没有勇气看joker的表情,最好的朋友和最喜欢的人,在短短几分钟内为了祝福‘背叛’了他,对于他来说,对我们来说……

  “即便如此,我们也必须要……”

  壁画上——我记得好像是警部的女儿?她和爸爸一样露出了悲伤的表情,和爸爸不同的是她留下了眼泪,是在明白这场闹剧的真相时落下的眼泪吗?

  不知为何能够想象得到,她瞪大眼睛看着神坛崩塌,通向第三层的通道在她眼前组成。

  这就是爱之塔呀,神明的■■。

  【那【恩惠的阳光】被纳入手中

  而欣喜若狂的姐姐的手甩开

  一脸不甘心的 妹妹朝【安息之暗】

  怒气冲冲前进着

  “被选上的人 明明是我”

  “独吞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”

  所谓的“欲望”真的会将一个人改变吗?】

  奇拉小姐准备推开第三房间门的手,被她最喜欢的姐姐拉开了,她们推搡着将joker撞到在地,奇拉甚至朝着joker大吼“滚开”。

  就在奇拉回头大吼joker时,小爱她就已经甩开自己妹妹的手,“笨蛋,这可是我的东西!”然后冲进了房间关上了大门。

  “姐姐才是笨蛋!!!被选上的人明明是我!独吞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!!”

  从地上爬起来的奇拉这么怒吼着,不顾偶像形象,和膝盖处受伤的疼痛,向寄放着【安息之暗】的房间跑去,中途还向着没有反应过来的joker做了个鬼脸。

  【恩惠的阳光】之后【安息之暗】也被夺走了,弥赛亚再次被好友背叛了。

  壁画上,小小的双子,挣扎着向对方伸出手,却被塔层隔开,永远都没办法碰到了,也永远不知道对方心里想说的真心话。

  【诗人诵读祝词奉献给【摇荡的大地】

  歌手嘴里吟唱着【雷鸣的伴奏】

  将祝福纳入我手......心灵 逐渐澄澈

  将荣光夺入手中 以我当先......

  互相信赖的同伴,去往了哪里......

  不论是谁都是,敌人?

  将其斩断吧 将那错过的爱

  罪者跳着【旋风的回旋曲】】

  spade先生说着自己的梦想,将joker冻在原地,打开门,抢走了joker祝福之一的【摇晃的大地】,关上大门前还不忘用黑历史刺joker几句。

  自从小爱和奇拉离开之后,表现出心如死灰的蕾打开了【雷鸣的伴奏】的大门,假装没听见joker的话,沉默的关上大门。

  不知从哪里来的人,在我们到来前就已经抢走了【旋风的回旋曲】,等待我们的是已经关紧无法再打开的大门。

  【双子的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
 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
 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
 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
 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
  ■■■■■■

 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

 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……】

  ■■■■■■■

  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……带着预言的吉报

  声望显赫的【下一个弥赛亚】的神谕

  降临到了■■■■■■■时间魔女Rose身上……”

  做了一个很久很久的美梦,梦里的所有都令我感到万分怀念,非常久的时间,有多久没有做梦了呢?

  

 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我的同伴,伴随着身体的枯竭,身体开始无法动弹,只能依靠在神坛上,仅靠着记忆碎片,来度过这数不清的漫长日子,记忆力也越来越差,碎片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小,大片大片的记忆空白填充了我的脑海。

  明明是能够回忆过去童话时光的美梦,但这种美梦却因为神明的声音,迫使我从梦境里清醒过来了。

  〖我在这里降下你触怒神明的神罚,一直唱吧,唱到身体干涸的那一天,唱到不再能发出声音的那一天,唱到罪人死去的那一天!〗

  “……为了最初的祝福

  朝着生命打着旋的【华丽的波纹】的门……”

  阿八桑,在前一天找到了我,给我送了一杯睡前的苹果汁,说着:“如果能够回来的话,给你做最喜欢的苹果派吧!”

  没错,我最喜欢了,阿八桑做的苹果派,特别是他特制的焦糖苹果派,将苹果切丁和白糖一起小火熬制,香脆的苹果慢慢变软,洁白变成棕色,是不会太甜太腻的程度。

  现在吃不到了,大家都离去了,被囚禁在这里无法动弹,也已经尝不出味道如何,我甚至不敢保证……吃下记忆中的苹果派,还能露出以前的笑容。

  “我会保护(她)弥赛亚,不用担心。”

  我应该说出来的,他当时所用的不是“kare”而是“kanojo”,这是第一点,而且他说这句话时,他用笔直的视线注视着我,将所有情绪和最想说的话语都藏在了眼睛里——我害怕逃开了,因为在那个雨夜,偷偷听到的……模糊不清的话语。

  [那是最后一眼,我没有好好回应。]

  “第二道门 血气红了眼的剑士

  将【炎之宴】开启了……”

  喜欢购物的Queen,每次都会邀请我,一起和她去逛街,给我配好看的裙子,请我吃各种各样的甜点,一起讨论排名第一的甜点,像个温柔大姐姐一样,站在我的面前,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……最后也给我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驱散了我内心的不安和恐惧,让我可以再坚持一下。

  “那【恩惠的阳光】被纳入手中

  而欣喜若狂的姐姐的手甩开

  一脸不甘心的 妹妹朝【安息之暗】

  怒气冲冲前进着

  “被选上的人 明明是我”

  “独吞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”

  所谓的“欲望”真的会将一个人改变吗……”

  小爱泡的红茶非常的好喝,奇拉小姐会推荐各种各样好玩的地方,然后大家会在乔装之后约着去,在那里开开心心地玩闹。

  真心话永远都说不出口了,明明那么喜欢对方,最后却说着令对方受伤的话语。

  

  “诗人诵读祝词奉献给【摇荡的大地】

  歌手嘴里吟唱着【雷鸣的伴奏】

  将祝福纳入我手......心灵 逐渐澄澈

  将荣光夺入手中 以我当先......

  互相信赖的同伴,去往了哪里......

  不论是谁都是,敌人?

  将其斩断吧 将那错过的爱

  罪者跳着【旋风的回旋曲】……”

  spade曾经送我一朵玫瑰,在接到吉报的夜晚,那是现在非常……非常少见颜色的红玫瑰,玫瑰上的尖刺还没有处理干净,他在用魔术变出时,被尖刺划到指尖,血珠涌出。

  站在门外,想加入我们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最后只能悄悄退后一步,比我们先一步去到【旋风的回旋曲】房间的president D。

  

  我们就这么各自隐瞒着自己早已知道的事实,互相欺骗,到最后说出的话语没有一句是真话,都抱着各自的欺骗死去。

  “伪双子的哥哥 把另一半推向一边

  向着【白银之园】

  欢喜的一滴 甚至来不及流下 就凝结成冰

  第九个祝福 是沉睡的【岩浆的胎动】

  伪双子的弟弟 蒙骗了真正的弥赛亚

  骄傲地大笑起来

  被信赖的同伴所■■欺骗……”

  真的非常过分,直到死之前,你都还继续欺骗着我,说Rose,你要保护好弥赛亚,故意用不确定的‘弥赛亚’而不是‘Rose’,将谎言贯彻到底,哥哥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坏了?

  你欺骗我,却爱我,哥哥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吧,在那祭坛上,听到你在白银之国,哪怕身体被冻成冰块,也不断地在内心述说着,我爱你啊,Rose,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,那个时候我的心情,你永远不明白。

  多么令心心碎,谎言戳伤心脏,又被爱语治愈,又再次是谎言,一次又一次,不断重复,不断破碎不断愈合。

  joker也好过分,明明已经看破了我知道事实这件事,却仍然开口欺骗了我,说自己单手开门不方便,不等我拒绝,将无焰的火炬塞进我的手里,然后在想象口香糖的帮助下,躲过了我的眼睛,关上了最后一个大门,什么话都没留下却是更伤人。

  [我在那一刻失去了所有人,抱着谎言,走向了神明。]

  『我听到神明停止了看戏的大笑,期待着弥赛亚的到来』

  『我听到他们在窃窃私语,评估着这场闹剧带给他们的乐趣』

  “【祝福】亦被悉数夺走

  真正的弥赛亚举着 无明的火炬

  走向祈祷的祭坛

  塔中所封印的【祝福】

  其名实为对弥赛亚课下的【赎罪】

  与【■■生命】一同 经受了考验的弥赛亚啊

  此时此刻 就把新的乐园的生命 连接补足吧……”

  在走向祭坛的路上,想了很多事,这件事的细节,又回顾了自己的一生,然后想想全部都是跟大家有关的开心记忆……唯有如此,只有这样身体才不会颤抖无力到走不动路,现在已经没有谁在了,不会有人抱住我,说着安慰的话,支撑无力的身体。

  [必须快点到神坛才行,去点燃那世界的灯火。]

  [谁都不在了,那为什么这个世界还在???这个夺走我最重要人的世界为什么还在。]

  [在这漆黑之中,点燃希望之灯,神啊,为什么会选中我呢?]

  [我的希翼无罪,我的想法无罪,那么为什么是我?!被选中的为什么是我??]

  [我甘愿死去,不愿成为点燃灯火的弥赛亚,我不愿啊!!]

  混乱、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,就这么本能的挪到了祭坛,在看到祭坛里,捧着世界灯火的白银之心先生后,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。

  “就算沉入荒波之间 就算舞于业火之海

  就算被残酷的干旱夺走气力

  就算在永无终结的黑暗中走向疯狂

  被大地所吞噬

  ■■■■■■

  被裁罚之雷所击打 被飓风之刃所撕裂

  就算心已凝结成冰 灼热也仍缠绕周身

  不管是健壮的时候

  还是病弱的时候

 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

  “■■■■只有‘我’一个承受所有就好”

  尊贵的祭品的终末 便是点燃指引的灯,将生命燃尽,点起世界灯火

  而愚蠢的连锁 则■■■■■■■■在此刻被时间的力量斩断

  被信赖的同伴们所■■欺骗

  她高高举起胜利的灯火

  拂晓之钟响起 代表荣光的旋律……”

  我在世界灯火背后,看到了操纵这世间的神明,看到了它眼中那个狼狈不堪的我,它的眼神里根本没有“神爱世人”的温柔,只有冷漠,像看着虚无,没有表情也没有话语。

  我反抗了神明,拼命地、非常努力的反抗,因为我在祭坛前,在那个被歌颂的‘神圣’位置上,听到最喜欢的那些人的悲鸣,只是听声音,就能够感同身受的疼痛起来。

  [伤害了我最重要的一些人,这样的神明不要也罢。]

  阿八在荒波里苦苦挣扎,身体被波动搅碎,就像是被丢进榨汁机的苹果,变成看不出原物的一摊东西;

  Queen桑被火焰包围着,火舌亲吻着她的肌肤,她挣扎尖叫却无处可逃,一定很痛吧,我还看见黑色在她的身上蔓延,那头最喜欢的黄发早已被火烧断,落进火堆里化为灰烬,很快就到她本身了;

  看见许久未见的太阳,悬挂在爱的头顶,如此近的距离,高温快速将她身体里的水分晒干,身体因为失去水分变得干瘪,有气无力的倒在地面,嘴唇一张一合的述说着什么,拼命的想要抓住什么的伸出手,往前挪动;

  奇拉哭哭啼啼的行走在黑暗之中,找不到尽头,哭喊着姐姐的名字,她被永远困在黑暗里,再也不能见到光芒,明明活泼可爱的她,应该行走在光明之下,现在却因为爱之塔被关于黑暗,多么讽刺的“爱”字,这爱是什么爱?大爱?的确是大爱啊,牺牲了塔内所有人的性命,让其他人的性命得救;

  被大地吞噬,会掉到哪里去呢,我也只窥视到一点点,那条裂缝非常深,在他的身影落下,短短几秒就消失不见了;

  被雷劈中身体,被风刃割伤,鲜血不断地流出;

  在寒冷之中热到神志不清的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,在地面翻滚着,说着‘我爱你,rose’;

  被丢入岩浆,身体被高热融化,露出身体最深处的白骨,但那白骨很快就在岩浆里消失不见,连惨叫都没叫多少秒,我就看着他沉入了岩浆内;

  他们承受着酷刑,身体流出的鲜血流向祭坛的中心,汇聚到我的身边,是闪闪发光的金色,他们的血液、灵魂,就在我身边——但是听到不是爱语,而是他们生命消逝的惨叫。

  那快要熄灭的世界灯火,就这么猛得燃烧起来,金色的火跳跃着,世界的希望在此刻,再一次延长——失去我最重要东西,获得的希望。

  [神啊,救救他们吧。]

  [求求您了,救救他们吧……]

  [我最重要的……我不能失去的世界……]

  

  【我有办法啊,让你最重要的人复活。】

  “■■■■■■■■使用神明力量背叛神明的弥赛亚

  独自静静笑着的同时……

  产生了九种的【哀伤】

  面向神明伸出了手祈求起来

  身体变得干枯,将所有都奉献给神明

  在抽到雪白的发丝中,她看见了神明的恩赐!”

  最重要的人的血液汇聚在我身下的法阵之中,在点燃起世界灯火的一刹那,我听到了,对于我来说,真正的神明的声音。

  [你不是有力量的吗?]

  [就这么释放出来,反抗神明吧]

  [被诅咒的,被时间诅咒的魔女啊!]

  见过无数次的,粉红色的光芒,突然将我的身体包围了起来,被哥哥担心的力量,曾经被抢夺的力量,很久以前就能够控制好才对的力量,突然不受控制的暴走起来。

  有什么在从身体里剥离,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刚开始还能够忍耐的疼痛,在粉红色光芒包住祭坛的那一刻起,突然疼痛加剧,无法忍耐的惨叫起来。

  [失去你们的时候,我才明白我存在的意义,永远的将世界的时间停止……我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,也都让它们全部消失吧。]

  在成为第九层塔的那一天,我用自己的力(时)量(间),用神赐给我的力(时)量(间),暂停了世界灯火的时间,让它永远都能够燃烧着,再也不会熄灭。

  而我的行为,夺走了神明的乐趣,让他们再也无法观看人类得知真相的有趣表情……夺走了神明的玩具,就会被神明降下神罚。

  〖罪恶的弥赛亚啊!你将会永远被囚禁在这里!我要惩罚你!我要让你看着你曾经最爱的人遗忘你之后的生活。〗

  〖一直唱吧,唱到身体干涸的那一天,唱到不再能发出声音的那一天,唱到罪人死去的那一天!〗

  我夺走了神明的玩具,这是重罪,作为惩罚神明也夺走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,藏在衣服里的、和大家一起的合照,是我最后的念想,为了今天的事情,做好独自一人准备的心灵支柱。

  “不……我……”不要,那是我的,我最重要的宝物,不要夺走它!

  [想要触碰神明——不可能做到的。]

  [想要回宝物——盛怒的神明不允许]

  [想要——不]

  

  太痛了啊,哥哥,合照被神明撕得粉碎,像丢垃圾一样随手一扔,碎成片片的纸,晃悠悠如同那天见到的羽毛,飘落到眼前化为了粉末。

  “……”拼命想要喊出来的话语,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,一句话都说不出口。

  更绝望的是,神明刻意留下的世界灯火,在灯火里能看到神明,也能看到神明创造的新世界。

  “授予了神的威光的弥赛亚

  独自静静笑着的同时……

  产生了九种的【哀伤】

  面向祭坛伸出了手……”

  最喜欢的哥哥,面对神明的询问,说出的那句话,是我一辈子的梦魇,也是我很少陷入沉睡真正的原因。

  “我的孩子,你还记得Rose是谁吗?”

  “Rose?我不记得这个人。”

  

评论

热度(5)